报纸报道
免费申请调查 实时监控
QQ:1392950162
0771-2810007
南宁市兴宁区共和路99号万达格兰云天
首页 / 报纸报道
《南国早报》对我公司的报道
添加时间:2010/9/25   报道来源:无
《南国早报》对我公司的报道

《南国早报》对我公司的报道
添加时间:2010-3-14   新闻来源:《南国早报》记者苑长军
《南国早报》对我公司的报道

    《南国早报》网址:http://ngzb.gxnews.com.cn/html/2010-01/25/content_344307.htm

     两年前,南宁的潘某买了10万多元的施工设备后,一直未支付货款。苏老板拨打数百个电话追债后,潘某却躲了起来。苏老板于是向法院起诉。开庭审理时,潘某不到场,又不理会判决书。1月24日上午,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,扣押了潘某的轿车,强制他还钱。

  苦寻“老赖”两年多

  2007年1月21日至7月13日,包工头潘某向保定鑫源橡胶制品有限公司南宁销售部(以下简称销售部)先后7次购买了输送带、滚筒支架等货物,总价值10万多元,当时承诺过段时间支付货款。过了几个月后,潘某不仅不提货款一事,还突然“消失”了。

  销售部通过电话联系时,潘某承诺“再过一段时间还钱”,但没有明确具体时间。该公司的苏老板说,既然双方都是朋友,就答应再等等。几个月后,他们就无法联系到潘某了,因为对方将手机设置了来电提醒服务。10万多元是笔不小的数目,公司总部要求尽快追回货款。但任凭苏老板打数百个电话,潘某就是不接。

  苏老板等人先后到潘某南宁的原住处和其老家——武鸣县罗圩镇某村找,仍然找不见。找不到欠债人,苏老板只能寻求法律途径解决。

  不理会法院判决

  2008年底,该销售部向兴宁区人民法院起诉潘某,并申请冻结潘某价值11万多元的财产。法院调查后,因找不见潘某的轿车,便要求车管所冻结了潘某的一辆轿车。未经法院许可,不得转移、毁损、变卖和转让此车。

  随后,法院根据潘某南宁的住址,下发了开庭传唤书。2009年6月5日,此案开庭审理时,潘某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,被法院视为放弃答辩和质证的权利。

  同年7月15日,法院作出以下裁定:潘某支付货款10.3603元;潘某应赔偿销售部的利息损失。法院再次将裁定书发送给潘某。但潘某不仅不出庭,还不按照法院裁定书处理此事。到去年10月底,此案进入强行执行阶段。但潘某始终不露面,法院也无法强制执行。

  “法院开庭审理,潘某不到庭;法院裁决了,潘某又不执行,一直在‘躲猫猫’。”苏老板说,无奈之下,他们再次寻找潘某。

  签订还款计划

  去年12月底,苏老板寻求南宁市狄仁杰经济调查有限公司(0771-2810007)打听潘某的下落。

  据了解,在法院下发裁定书后,潘某开着被冻结的轿车到处奔波。为躲避追债,潘某从原来的住处搬走,躲进另外一个房屋;从去年年底到今年1月23日,他更换了四五个手机号码,同时不接听陌生人的电话号码和苏老板的电话,尽可能与债权人隔离。

  1月中下旬,相关人员通过各种途径查到,潘某住在南梧路某小区。1月23日和24日,相关人员确定潘某在家,轿车也在小区楼下。潘某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联系了苏老板。苏老板将相关情况向法院说明。24日中午,法院工作人员赶到潘某住处,强行将潘某带回调查,同时扣押了轿车。

  在法院办公室,潘某先后给亲朋好友打电话,表示当天只能筹1万元。在百色那边,他有一处工程,还有五六万元的工程款未给。他的轿车可以拍卖。

  初步计算,潘某欠货物款及利息约14万元。潘某说,他的轿车可以拍卖几万元,百色的工程款可以马上去要,再给1万元的现金。他计划支付这些钱后,再每个月还5000元,直到还完为止。

  执行法官韦法官说,经协商,他们将根据双方意愿,签订一份还款计划,让潘某尽快还钱。

  说一套做一套

  潘某说过“欠债还钱,是天经地义的事”一句话,为何他迟迟不还钱。以下是记者与潘某的对话。

  记者:“还钱承诺为何迟迟不兑现。”

  潘某:“不是不还,是我实在没钱。我欠着苏老板的货款,别人又欠着我的工程款,我根本没钱还。”

  记者:“有人说你是‘老赖’。”

  潘某:“我不是‘老赖’,我会还钱的。欠多少,我还多少。”

  记者:“为何两年多不接电话(指苏老板的电话)、不露面?”

  潘某:“不是我不想接。”

  潘某沉默不语。

  记者:“法院开庭,你不到场,法院判决,你没有执行。”

  潘某:“开庭时,我在外面承包工程,不知道此事。判决时,我因有心脏病,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,所以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记者:“法院下发传唤书,苏老板也通过短信通知你了。”

  沉默几分钟后,潘某说:“法院都已经介入了,我会尽快还完钱,其他的都过去了,我不想多说。”

客服系统